您的位置: 主页 > 图片 > 批评不避亲李诚儒老师聊“戏说”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带了坏头

  10月15日,李诚儒老师的个人节目《戏儒人生》第6期上集,正式上线。在青年网友们印象当中,李诚儒老师经常批评那些流量明星和流量电视剧们,很少批评自己那个时代的作品,李老师仿佛就是老年人观点的代表。实则不然。从《戏儒人生》的节目内容来看,李诚儒老师秉持的应该是自己的“现实主义”的文艺创作理论,批评不避亲,只要存在问题的,都会指出来。

  这一次,李诚儒老师在《戏儒人生》节目当中,批评历史剧的“戏说”问题,直接拿《戏说乾隆》、《宰相刘罗锅》、《康熙微服私访记》和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等几部作品作为例子。这几部作品,已经是十几年前的老作品了。甚至于可以说,这几部作品当中的创作者们和主演们,都是和李诚儒老师是同代人,甚至于是较为不错的朋友。李诚儒老师批评不避亲的态度,令人佩服。

  同时,李诚儒老师提出的对于“戏说”的批评,则更加令人钦佩,且非常值得思考。李诚儒老师表示,刘罗锅、纪晓岚与和珅等人,并没有那么多的交集和故事,甚至于都不是一个年代的,这些戏说的内容,为后来更加的历史题材上的胡编乱造,开了一个坏头儿。李诚儒老师表示,正是因为当年戏说题材泛滥的时候,大家没有批评,才造成了现在很多古装剧更加肆无忌惮的戏说。

  其实,十多年前,戏说类的历史剧泛滥的时候,是有过一定量的批评的。当年,还没有咱们大家熟悉的网络媒体平台,尤其是信息流媒体平台。当时,严肃剧评文章的主要发声渠道,还是纸媒。当然,纸媒的版面有限,无法做到现在信息流平台的大家都能畅所欲言。十多年前的纸媒上,对于戏说历史类的电视剧作品,也有不少的批评声音。但是因为缺少读者们的有效互动,这些批评的声浪不大。

  李诚儒老师批评历史剧戏说,认为历史剧应该以严肃认真地方式对待,以遵从历史的原则创作。这其实就是我们在文艺理论上讲的“现实主义的创作方式”。当年的历史戏说剧为什么突然出现了那么多呢?原因非常简单,十多年前,电视剧市场正式进入到了旺盛发展的阶段,而严肃历史剧的创作,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,它不仅需要编剧强大的文学、史学、哲学功底,而且需要剧本层面上的千锤百炼。反倒是历史戏说的内容,生搬硬套一些桥段,便能轻松上马,且收视率不低。

  影视资本素来是求取速成的。历史题材的戏说剧,容易创作,容易拍摄,创作上不必尊重严肃的历史内容,拍摄上也不必遵从对应朝代的正确还原,所以适合影视资本的快速运行。乃至于咱们最近几年的一些架空历史的古装剧,其实都是对影视资本快速运作的必然产物。李诚儒老师说,当年的戏说剧,开始坏头,正是源于此处。对于当下而言,我们其实是需要严肃历史剧的回归的。

  但是,诚如我文上边所言,严肃历史剧的创作,需要有文学和剧本创作功底,更需要严肃的史学能力、哲学能力等等。这是普通编剧不好具备的。甚至于可以说,没有几十年的阅读、创作功底,仓促创作严肃历史剧,会疏漏频出。李诚儒老师在节目当中代表演员们说,大家应该多读书。其实,对于我们文字工作者而言,更应该多读书,读好书。

  说个他山之石的例子。今年以来,我写剧评文章,多次认真讨论央视一套首播的电视剧《大决战》。我个人非常喜欢这部严肃的历史剧。这部作品,不仅仅把三大战役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了,而且它的背后,有一种强有力的“历史逻辑”。什么叫“历史逻辑”呢?就是历史何以如此,它为什么会这样。具体到《大决战》当中则是,我党我军,为何能够在三大战役当中摧枯拉朽?把这种“历史逻辑”讲清楚了,才是好的历史剧。

  而我们为什么要重历史逻辑,重严肃的历史剧呢?诚如钱穆先生在《中国历史精神》等著述当中所写的,我们中国文化,不重器物,而重历史精神。我们的文明能够生生不息,不是因为我们有多少的亭台楼阁,而是因为我们能够在自己的历史当中找到一种文化传承,这种文化性,是生生不息的。正因如此,我们的历史剧,才应该回归到现实主义的队伍当中来。李诚儒老师这次的发言,亦我是的剧评文章素来主张的。(文/马庆云)

Power by DedeCms